石头成精了233

【圈地自萌】747,日常很x很暴力,一个有这all宜心的伉俪写手!

【伉俪】论狗仔的生存方式




*迟到的情人节庆文




*假车预警(别骂我)




*当红炸子鸡林x狗仔朴




*一切ooc都是我的锅!!!




*不要上升嘻嘻















“朴珍荣,今天你要是拿不到独家新闻就别回来了!”朴珍荣把电话远离耳朵,原本还想说什么,对面一下就挂掉了,传出了嘟嘟嘟的声音。

 




朴珍荣放下电话生无可恋的依靠在旁边王嘉尔身上,“王狗你说我是不是完了,我们以后可能不再是同事了。”

 




王嘉尔喝了一口桌子上的热饮,安慰性的摸了摸朴珍荣的脑袋。“朴狗我觉得什么事情随缘吧,你要是被辞了大不了我养你。”王嘉尔说到这里还神采奕奕的完全没有担心朴珍荣饭碗要丢掉的意思。

 




“王嘉尔你搭上了段天王这趟顺风车自然不缺啥,我呢!我就不明白老板干嘛让我去盯林在范。”朴珍荣在王嘉尔肩上蹭了蹭,手里还摆弄着自己的相机。

 




“我看林在范这人面相就是花花公子啊,应该能跟到大料。”




 

“哎。”朴珍荣叹了口气。

 




朴珍荣是个狗仔说好听点是记者,其实就是那种盯梢挖料的,这碗饭原本就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现在不知道老板抽了哪根筋派朴珍荣去跟林在范。

 




林在范是通过选秀崛起的当红炸子鸡,凭借着出众的外貌和酷毙了的性格受到了很多迷妹的追捧。但是随即也有些负面新闻袭来,什么在了那个夜场泡了哪个妞,多半都是这些花边新闻,倒不是说林在范花边新闻有多少,就是那一张脸就足以让大家信服了,高挺的鼻梁,风情魅惑的狭长的眼睛,肩膀更是被粉丝们称之为“流氓肩膀”,反正整个人一看就是那种混迹夜店的种坏小子。

 




朴珍荣本来还挺庆幸觉得自己多半是捡到了个宝,谁曾想。




 

半夜三点朴珍荣坐在三里屯的酒吧和王嘉尔聊得不亦乐乎,小眼睛还紧紧盯着林在范那边。

 




“我和你说,我这边要是能盯到林在范和哪个嫩模搂搂抱抱的我这次就要发了,哥请你吃饭。”朴珍荣一边激情慷慨的和王嘉尔发着信息,那边还关注着林在范,旁边几个演员和模特都在嗨,林在范一个人扣着低调的渔夫帽坐在卡座上。

 




“朴狗,我有些事情要和你坦白。”朴珍荣一头雾水的看着王嘉尔发来的信息,急忙回复了王嘉尔,还不忘眼神漂一下林在范那边丝毫没有动静。

 




“我恋爱了,和段宜恩。”朴珍荣看到王嘉尔的信息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说好的我们手挽着手单身狗的路上一起走怎么王狗却半路脱了单,最重要的是段宜恩啊,段宜恩是谁,段宜恩是流量极高的影帝,王嘉尔一个做记者的搭上了影帝是什么概念,那简直是飞黄腾达了。

 




朴珍荣激动的起身想给王嘉尔打电话,但是又怕错过林在范这边的一举一动,在吧台旁边找了一个小角落,一边可以注视着林在范一边给王嘉尔拨通电话。

 




“大哥,你怎么回事!!!”朴珍荣怕被发现故意压低音量,但是还是挡不住言语里的激动。

 




“朴狗,你听我说。”王嘉尔那边显然是没想到朴珍荣会一个电话打进了。

 




“不,这都不重要,下次有料记得分我一点。”朴珍荣语速飞快的打断了王嘉尔想解释的话。

 




“你不是更应该在意你的好朋友脱单了的问题吗?”

 




“并不,我比较在意我今天能不能蹲到林在范的料。”

 




“那我觉得你怕是蹲不到了,我问段宜恩来着,他说林在范其实挺干净的。”王嘉尔丝毫不给朴珍荣留一线的希望。

 




“王狗你这样合适吗?我幼小的心灵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反正他们聚会结束应该也要礼貌性的抱一下,我看准时间泼一盆脏水。”朴珍荣小脑袋里的算盘打的啪啪响。

 




“朴狗你这样早晚要被日的。”朴珍荣根本顾不得王嘉尔那边说了什么,因为林在范已经起身了,只好匆匆忙忙的挂断了短话。

 




从朴珍荣的角度只能看到林在范和身边的人说了几句话就直径起身走了,朴珍荣想都没想两手一叉兜跟了上去。朴珍荣鬼鬼祟祟的跟着林在范七拐八拐的就拐进了一扇门,朴珍荣犹豫了半天打算跟上去看看。

 




不料,刚一推门直接被人捂住嘴按在了墙上,房间里面黑的很什么都看不清,只能感受到一双有力的大手钳制着自己。

 




“大哥有话好好说,我就是一个小记者,一没钱二没权,我家里上有老虽然没有小但是我还有一个好吃懒做的室友,所以你千万不要杀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朴珍荣想都没想一股脑的就开始说,讲的话根本就没有什么逻辑可言。

 




“原来是个记者啊。”是林在范的声音,林在范打开灯,抱着胳膊玩味的看着朴珍荣。

 




朴珍荣本来就怕黑又被林在范这么一吓唬,红红的眼眶还撅着个小嘴委屈的要死,自己揉着被林在范拉疼了的手,不知道该看哪里合适。




 

“记者怎么了,记者就不能来酒吧了,这地方是你家开的啊,我...我找卫生间迷路了,不...不行吗!”朴珍荣一转脑子反倒理直气壮的说。

 




“那要不我请您喝一杯?”林在范自然不傻,用脚趾头想想朴珍荣是干什么的也知道,从刚刚聚会开始朴珍荣就一直在往自己这边开,接电话也不出去,本来林在范不是那么在意狗仔的人,只是觉得这个记者好像还很有趣。

 




一个人坐在吧台一会看看手机一会看看这里,也不知道和谁俩天,一会笑的小褶子都出来了,一会又嘟着嘴自己嘟嘟囔囔着什么,干净的皮肤肉嘟嘟的脸颊殷红的嘴唇,让从万花从中过从来不沾身的林在范感觉心里有什么在跳动。

 




朴珍荣也不傻自己都把家底都说出去了,差点就把王嘉尔的家底一起抖搂出去了,林在范猜到也会不可避免的,猜不到才怪了。又看林在范那副样子,胳膊横在自己面前,挑着眉,满眼花花肠子,谁知道又安的什么心事。

 




“不用了,我朋友来了。”朴珍荣握紧自己的手机从林在范的胳膊底下钻了出去,还默默拉紧了自己的外套。

 




林在范也没拦着,毕竟有些事情不能硬来。

 




打那之后朴珍荣对林在范的印象一落千丈恨不得天天和王嘉尔说林在范的坏话,做个小人诅咒林在范,甚至试图牺牲王嘉尔和段宜恩换取林在范的料,可是最后结果是牺牲是牺牲了可惜没什么料。

 




朴珍荣想躲着林在范走可是怎么也躲不过去,毕竟老板点名要自己去看紧了林在范,每天的工作基本就被这三个字充满了,新歌发布会要去,新戏开机要去,庆功宴也要去,虽然满怀怨念但是万一能抓到一个让林在范身败名裂的机会朴珍荣就打起精神了。

 




很快最重要的日子来了,不是什么新歌也不是开机不是公开场合也不是私人聚会,而是情人节,这个日子一定是会发生什么大事情,所以狗仔都盯着这个时机,当然王嘉尔已经和老板请假了,并且附上了用自己的牺牲和段宜恩换取的一手新闻。

 




朴珍荣一边职责王嘉尔不够兄弟一边借走了段宜恩掏腰包给王嘉尔买的大炮。




 

“朴狗,我听段宜恩说了林在范这次估计有事,你去一定能盯到什么。”王嘉尔虽然很心疼自己的相机被朴珍荣借了去,但是本着塑料兄弟情义还是和朴珍荣说。

 




“借您吉言,我可是牺牲了和长腿美女约会的机会来盯林在范的。”说到这里朴珍荣捂着自己受伤的小心脏,可怜的要死。

 




14日当晚,朴珍荣在林在范家后面的一座小坡上找到了绝佳位置,要不是说社会资本主义呢,别看林在范出道没多久可是这房子可是真不小,三层小楼光是房间看着就有七八个,前面小花园后面游泳池应有尽有。

 




朴珍荣架好三脚架,调整后相机的角度,这边还不忘关系一个王嘉尔的恋爱进程。




 

冬天的天往往都黑的早,六点钟刚过月亮就比太阳大了,逐渐变得阴森的小土坡让朴珍荣抱紧了自己。虽说是什么羽绒服棉服都穿上了,可是还是敌不过傍晚的小风嗖嗖的刮,像小刀一样划在裸露的皮肤处还是生生的疼。

 




林在范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王嘉尔估计是忙着约会也不会信息了,朴珍荣的小脑袋一磕一磕的开始打起了盹。

 




朴珍荣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睡了多久,再一睁眼的时候天已经全部黑了,只有稀稀拉拉的繁星挂在天上,朴珍荣刚刚想掏出手机却发现手机没电了,转身去包里找充电器,却看到不远处的草丛里有个人影,把朴珍荣一下就吓醒了,这荒郊野外大晚上的在自己身后看到了一个人影是个人都要吓死。

 




“啊啊啊啊!妈妈啊!不要吃我!阿弥陀佛太上老君天尊老母上帝圣母玛利亚真主啊!”朴珍荣吓到自己缩成一团几乎把自己知道的神都说了个边。

 




“我说你也太胆小了吧。”是朴珍荣熟悉的声音,林在范。

 




林在范看朴珍荣本来就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还缩成一团可爱的要命,本来是无心吓唬他,谁知道朴珍荣自己撞了上来。

 




“你他妈吓死我了!”朴珍荣发现那黑影原来是林在范后不知为何还松了口气,但是转念一想不对啊,林在范在这里,那我在盯谁呢?

 




“行了吧,朴记者我没女朋友,也没有男朋友。”林在范看着朴珍荣如同表演中国传统艺术变脸一般,不由的笑出声来。当然是林在范故意让段宜恩透漏给王嘉尔的事情林在范又怎么会不知道朴珍荣一定会在这边盯着自己。

 




朴珍荣没想到林在范一下子就打开天窗说了亮话一时之间还不知道怎么去回应合适。

 




“那我有没有荣幸请朴记者去喝杯茶。”林在范看朴珍荣没有回应就继续说。




 

朴珍荣看着在月光下的林在范似乎脱去了平日里舞台上的光芒,没有带妆的脸庞少了几分英气多了几分温柔,其实仔细想想林在范也没有那么讨厌,朴珍荣就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的就点了头,和林在范走在路上心里就在思考,为什么立场这么不坚定。

 




林在范打开灯,和朴珍荣想想的差不多简单的黑白灰的装饰无疑不透漏出林在范的性格。

 




朴珍荣手足无措的坐在沙发上抱着林在范递来的热茶,从茶里上升的热气喷在朴珍荣的脸上,让小脸红了几分。

 




“或许要吃个拉面再走?”林在范看着一脸小白兔样子的朴珍荣,想了想开了口。




 

“诶?”




 

朴珍荣的电话突然想起打扰了两人的美梦,可惜朴珍荣睡得太死丝毫没有听见,林在范无奈只好接起来电话。

 




“朴珍荣你知不知道昨天有多少报社拍到林在范和以为陌生男子进了家!你知道因为你错过了多少商机!”林在范还没说清楚对面几乎是吼了起来。

 




“抱歉朴珍荣不在,您一会再打过来吧。”林在范本着专业的素养回复到,心里却吐槽说其实那人就是朴珍荣本人啊。

 




但是可惜这条新闻被林在范的团队压了下来,每家报社都收到了不菲的赔偿金,奇怪的是朴珍荣所在的报社也收到了。

 






 


评论 ( 30 )
热度 ( 131 )

© 石头成精了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