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成精了233

【圈地自萌】747,日常很x很暴力,一个有这all宜心的伉俪写手!

【all宜】假如和爱豆谈恋爱了怎么办



*大?番外


前面戳这里



*11000字预警




*OOC预警




*一切都是我的锅!!!




*不要上升任何人!!!




*谢谢大家的喜欢!!!




*假如和爱豆谈恋爱了怎么办












如果音行一哥和自己的爱豆谈恋爱了怎么办?





崔荣宰顶着音行一哥的名号可谓是在段宜恩的饭圈是风生水起,但是他一直有个秘密,他的爱豆段宜恩其实是他男朋友。不是那种小粉丝天天幻想段宜恩正面up我的那种关系,是他天天可是up段宜恩的那种关系。






”小水獭,我出发了一会就到了,你待会小点声叫好不好,我怕我绷不住。“崔荣宰站在等着爱豆们上班的粉丝群里,收到了段宜恩的短信,下意识的查看四周的粉丝生怕谁有个千里眼就看到了。






“我小点声音行一哥的名号就保不住了,嘻嘻,我这是真心的给你应援好不好,请用心感受吧。崔荣宰迅速的恢复了段宜恩的消息,心里想,我早就看对面那小子不顺眼了,我们家段宜恩来的时候喊那么大声,分明是要抢我的位置,不行今天要再加把劲。






不久粉丝群里就开始躁动了,一辆熟悉的黑色保姆车停在了门口,崔荣宰会心的一笑,因为在旁边呐喊段宜恩名字的迷妹还不知道段宜恩昨天就是坐这辆车来找他的,想到这里就心里爽不行。
段宜恩精准的停在了崔荣宰前面,带着标准的笑容,与下了节目到两个人悄悄见面之间的那种可爱劲不同,段宜恩带着精致的妆容和粉丝们招着手,活脱脱的爱豆让崔荣宰忍不住要尖叫。
段宜恩的眼神正好落在崔荣宰的镜头上,一个甜甜的笑容,当然别人自然是不知道其中的奥秘,这是只有两个当时人才知道的暧昧。






“啊啊啊啊啊!!!马克hiong!!!我爱你!!!”崔荣宰举着段宜恩资金赞助的相机一边呐喊着一边毫不犹豫的按下快门。






崔荣宰这边叫的兴致正高兴就感受到了段宜恩投来的目光,虽然崔荣宰知道段宜恩心里百分之百拒绝自己的高声应援,可是对面那小子声音多半要赶上了,看那小子的目光正是锁定的段宜恩身上,真是让人火大,阿西,差点把相机丢掉。






段宜恩就在崔荣宰和对面那小子此起彼伏的叫喊中走过了艰辛的上班路,段宜恩尽量大楼脸上的小就绷不住了,当然绷不住的还有旁边的知情人经纪人姐姐。






“你家那位嗓门不小,这醋劲更不小,我看对面那小子都要喊背过气去了,你家那位高音不减当年,我觉得很有歌手的潜质,要不让老板签了他你俩还能搞搞办公室恋情呢。”经纪人姐姐一边笑一边调侃,完全不顾段宜恩已经黑成锅底的脸。






”娱乐圈这水太深,不适合他,他还是在台下做我一个人的小粉丝就好了。“段宜恩和经纪人挑了挑眉。






经纪人:呵呵,情侣狗了不起呗。






段宜恩在休息室坐定,就开始抱着手机给崔荣宰发信息。






”不是说让你小点声嘛,怎能回事,你赶紧去上早课吧,要是这学期期末专业课不是A我就不带你去旅游了。“






段宜恩刚刚插上耳机想听歌崔荣宰的回信就来了。






”这不能怪我,对面那小子太让人不爽了,我这个正牌可不能输,你放心我在车上了不会迟到的,你说好的年假陪我去济州岛,以我的实力你是没跑了,明星大人。“段宜恩看着字里行间的稚气都能想到崔荣宰发短信时那种调皮的表情。






”行吧,我对我们家小水獭有信心,一会我就要上台了,回家见。“






崔荣宰退出聊天界面,看着手机背景那张段宜恩放大的帅脸,这么好看的人怎么就是我的了呢,崔荣宰心里想,真叫人开心,果然音行一哥和爱豆什么的最配了。






如果爱豆和自己的同期爱豆谈恋爱了怎么办?






王嘉尔是当下的当红炸子鸡,不仅仅是因为凭借着自己神一般的综艺天赋和小甜豆的性格,更是在音乐上颇有一番造诣,所以现在简直是红透了半边天,但是王嘉尔有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他的男朋友和他是同期的爱豆段宜恩。






王嘉尔和段宜恩两个人恋爱的整个过程可以用几个词来概括,见色起意,小鹿乱撞,天雷勾地火,宝塔镇河妖。两个人的小日子虽然是你侬我侬,但是不得不说底下恋情,一个字,苦。
此时王嘉尔坐在车里等待着去音行看到自己心爱的恋人顺便去打一下歌,但是听着外面震天响的喊叫声是怎么回事,女生忍就忍了,那个叫的最欢实,嘴长得最大,头顶着金色鸡窝的那哥们是谁,段宜恩是我男朋友好不好!王嘉尔看到这里都恨不得拉开车门给那个不明事理的小子看看自己的肌肉。






“我在化妆间啦,一会舞台上见吧,王歌手kkkkk。”叮咚一声特别的提示音想起,是段宜恩发来的信息。







“嘻嘻,好的宝贝,我一会溜出去看你。”王嘉尔背着经纪人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王嘉尔坐在化妆间被化妆师乖巧的摆弄着头发,灵机一动伸出小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经纪人,“哥,我一会出去一趟,你给我打一下掩护呗。”还顺便给经纪人发射了一个wink。






“得了,你那点小心思别想了,我不会放你去见段宜恩的,上次你俩去吃饭就被拍了 ,老板都要被你气胖了,您老人家忍一忍一会舞台上见吧。”经纪人完全不吃王嘉尔那一套,无情的打消了王嘉尔的念头。






王嘉尔只好气鼓鼓的坐在休息室里刷手机等待着段宜恩的舞台,王嘉尔熟练的点开推特从搜索记录的第一位找到王嘉尔段宜恩的tag,津津有味的欣赏起来,不得不说有的时候粉丝真的是有才,就比如这张前几天同台的照片,王嘉尔站在段宜恩的右后方,用修长的手指抹去段宜恩脖子后面滚下的汗珠,王嘉尔脸上的小括弧都深了几分,舞台的灯光刚好打在两个人的头顶上,一切都是那么的刚好。






“真的是,神来之笔,哥你说我和宜恩是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心空!”王嘉尔使劲的摇着经纪人哥哥的胳膊试图得到夸奖。






“是,是,是,小祖宗我这把骨头要被你晃散了,诶!你看段宜恩的舞台开始了。”还好段宜恩及时开始的舞台解救了水深火热之中的经纪人,成功的转移了王嘉尔的注意力。






“啊啊啊啊!!!”果然王嘉尔以可以获得偶像运动会50米跑金牌的速度冲向了电视。






经纪人看着都要趴在电视上的王嘉尔的背影心里想,当年偶像运动会我为什么要给他报射箭,应该报跑步让把段宜恩的照片贴在终点,这速度破纪录应该不是问题吧,所以当时为什么报了射箭呢,哦段宜恩也是射箭,那就当我没说好了。






经纪人看王嘉尔在狭窄的休息室跟着段宜恩的歌扭了十几分钟重要看不下去了,上前拍了拍自我陶醉的王嘉尔意识他准备上台了。






“一会上台别给我往段宜恩身上蹭听到没有,表情管理不要忘记了!!!”王嘉尔临走之前经纪人站在门口苦口婆心的说了半天,虽然他也知道这些话等王嘉尔上去了就全都是屁了,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要提醒荷尔蒙旺盛的年轻,而且最近被拍到两个人的画面实在是太多了,粉丝纷纷表示宁信黄河没有水,不信森马没一腿,把经纪人着急的黄河的确有水而且都要溢出来了。






王嘉尔怎么能听得进去,虽然没有要公开他和段宜恩这份幸福的打算,但是幸福不还是要持续下去吗,本来就没有时间牵牵小手,摸摸小腰,现在不搞一下更待何时。






段宜恩站在主持人的身旁被采访着,王嘉尔刚好就在段宜恩的正后面,原本想老老实实的等待主持人结束访问再去骚扰段宜恩,没想到段宜恩把手假装被在后面轻轻捅了一下王嘉尔,得到王嘉尔注意之后,用纤细的手指攥紧然后模仿烟花的形状炸开,可是嘴里还在回答刚刚主持人准备的问题。






王嘉尔一个手疾眼快,手伸上去用自己的小拇指钩住了段宜恩的小拇指。






“马克xi,你看这次我们的回归歌手里面有很多实力强劲的对手,所以你预测一下这次一位很有力的候补是谁呢?”主持人把麦克风伸向段宜恩问道。






“我觉得在这个舞台上大家的实力都很好,但是我刚刚听过了王嘉尔歌手的舞台觉得真的是非常的棒呢。”王嘉尔听到段宜恩用略带生疏的敬语夸奖自己不觉害羞的低下了头,下面段宜恩轻微晃动了一下两个人的手。






“那我们不妨来听一下王嘉尔xi的感受。”主持人回身把麦克风递给了王嘉尔,两个人原本勾住的小指在镜头扫过来时熟练的松开。






“很谢谢马克的夸奖,刚刚在待机室也看到了你的舞台感觉应该要拿一位呢。”王嘉尔说罢和前面转过头来的段宜恩对视一笑,别人可能觉得这是一场商业互夸也见怪不怪了,只是有什么小猫腻只有两个人心里才比较清楚。






等主持人去采访别人的时候,王嘉尔凑到段宜恩耳边轻声说,“和你一起站在舞台上的感觉棒极了。”






对此王嘉尔表示和自己的同期爱豆什么的最配了。








如果音乐制作人和爱豆谈恋爱了怎么办?







段宜恩被经纪人推到饭店门口的时候内心是绝望的,经纪人一边兴冲冲的拉着他往里走嘴里还叨唠着,“林在范这次的曲子好几个人都在竞争,所以这次咱俩把小命搭上都要把这个曲子给我拿下,你听好了,林在范脾气传说特别不好,别说错话了。”






段宜恩听着经纪人描述的林在范不禁脑补了一下,一个光头的中年大叔,或许头上来一道疤会更凶一点,然后耷拉着脸等待着一个一个艺人洗干净了再...呸呸呸,林在范才不是呢。






段宜恩和经纪人到达的时候桌上只有四五个人,左面是一个新晋男团的队长和他的经纪人,右边是一个带着深蓝色奶奶帽闭着眼休息的年轻人,仔细一看锋利的剑眉下面有两颗整齐的小痣,鼻梁高高挺立,看起来还有几分艺人相,简单的白衬衫和酒红色西服因为睡觉的动作变得有点褶皱。







很快一张圆桌就座无虚席了,旁边一个刚刚出道的小艺人开口和经纪人嘀咕,“这林在范怎么还不来啊,耍什么大牌。”话还没说完就被经纪人拍了一下提醒他住嘴,小艺人自己默默嘟囔了几句,就不做声了。






“行吧,上菜。”段宜恩身边坐着睡觉的男生把旁边站着的服务员叫过来。






“哥们你谁啊,这么大胆。”那小艺人可能是因为刚刚在经纪人那里受了委屈很不满,看现在这个人“不懂事”脾气一下上来了,出手就想教训一下。






“咳咳,忘记自我介绍了,鄙人林在范”林在范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用清透有力的声音说,顿时全场鸦雀无声。






“大家都久等了,先吃吧。”林在范的话很简洁,没有多余的废话无疑不展现了传说中的性格。
林在范已经拿起了筷子,但是其他人互相对望谁也不敢第一个拿筷子。段宜恩看了看大家一脸畏惧的样子,想都没想率先提起了筷子。






后来一些相熟的艺人开始聊起天,气氛才得到了缓解,只有刚刚那个小艺人和他的经纪人脸色一直不是很好的感觉。






“我去趟卫生间。”段宜恩低头对自己的经纪人说,站起来俯了俯身,就走了出去。






没过几分钟林在范也起身出去了,大家这才缓了口气。






不出意外段宜恩刚好在洗手的时候林在范进来了,靠在墙上也不说话,就是看着镜子里的段宜恩,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洗了十分钟的手。最后在段宜恩拿纸巾擦拭的手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
“段宜恩你还耍脾气呢?”林在范从后面抱住段宜恩轻轻在他耳边说,语气里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霸气,反而满满的都是委屈。






“林在范我真应该让你自己守着你那个破录音室过一辈子。”段宜恩丝毫不领林在范的情,试图挣脱林在范的怀抱。







“别啊宝贝,我这不是给你写的歌吗。”林在范知道段宜恩的力气自然是挣脱不开自己而且段宜恩这个人就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每次说让自己滚到沙发上睡,其实都舍不得。






“那你写你的歌,和你的歌一起快快乐乐的过日子,和他们一起上床啊。”段宜恩被林在范抱的紧紧的,导致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衫就可以感受到林在范身上传来的热度,还有边缘清晰的肌肉轮廓。搞得段宜恩面红耳赤的,话都要说不利索了。







林在范听了段宜恩的话,不顾段宜恩反应就直接扯着段宜恩进来卫生间隔间,“怎么会,我林在范这辈子只想和段宜恩上床。”卫生间的门被林在范干净利索的锁上,段宜恩被林在范推倒墙上,肩胛骨接触到冰冷的大理石板让段宜恩忍不住打了一个颤栗,但是很快后脑勺就被林在范一双温暖的大手托住,随即嘴唇就覆了上来。







段宜恩的唇于林在范的薄唇不同,菱形的嘴唇,下唇饱满上唇的唇峰也很清晰,被林在范用牙齿轻轻的撕咬,不知道是属于谁的唾液在两唇之间摩擦,林在范的舌尖划过独属于段宜恩的小虎牙,段宜恩也张嘴接受了林在范的激烈,直到段宜恩的舌尖都发了麻林在范才肯放过他。






“宜恩我错了,以后我定时回家再也不在工作室里熬夜了。”林在范的额头抵在段宜恩的额头上,来前尽心制作的发型早就被揉乱了。






“行吧,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道歉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原谅你,但是如果再有一次那你这辈子就不要想上我的床了。”段宜恩试图把欺在自己身上的林在范推开。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办这个聚餐,你明明知道我写的歌都是给你的。”林在范想到这里又不开心的撅着嘴和段宜恩讲话还有那么一点撒娇的口吻。






“大哥您用你天才的脑子想一想,如果你每次都直接给我那咱俩不就暴露了吗,那你成什么了你不就是潜规则我了吗,那我不就是借你上位了吗!”段宜恩看着这个刚刚一脸酷盖模样现在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的林在范,突然有点嫌弃。






“可是你这个聚会耽误了咱俩回家亲热的时间了,你说怎么办吧。”林在范依旧对段宜恩不依不饶。






“诶呀,回家听你的好不好,要是咱俩再不回去就要出大事了。”林在范看段宜恩真的是着急了,便起身放段宜恩出去了,末了还拍了一下段宜恩的屁股。






不一会段宜恩和板着脸的林在范相继进来了,经纪人看了看段宜恩和没事人一样,但是林在范依旧是那副样子,生怕是段宜恩那没心没肺的说了什么又惹得林在范不开心了,就和刚刚那个小艺人一样怕是一辈子都接不到林在范的歌了。






“大哥,一切还顺利吗,你没说什么不该说的吧?”经纪人俯下身悄悄的问段宜恩。






“你放心吧,我说了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段宜恩也学着经纪人那副模样小声的回答,并且还附送了一个甜甜的微笑。也不管经纪人一头雾水的琢磨着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歌究竟是能不能接到。






经纪人小心看了看段宜恩一脸晴朗的和旁边的艺人聊着天,又看了看林在范脸怎么又黑了几分,真是玄学。






在很久之后经纪人知道了两人的秘密恋情才明白当年自己在瞎几把担心个毛线球球,自己家艺人早就被人家吃干净了。






对此林在范表示果然还是音乐制作人和爱豆什么的最配了。






如果娱乐记者和爱豆谈恋爱了怎么办?






“珍荣一,今天请多多关照哦。”朴珍荣揣着自己帅气满分的记者照坐在一堆举着大炮的记者里收到了一会大家要采访的对象段宜恩的短信。






“马克xi,一会要努力工作哦。”朴珍荣笑眯眯的回复了段宜恩的消息,当然眼底划过的意思坏笑掩饰不住朴珍荣心里的小想法。






“段宜恩啊,你说你能不能让你们家那位以后不要来凑这个热闹了,他每次采访都不按照主办方给的问题问,但是我们又不能对人家怎么办,真的很为难啊,改天老姐姐要是因为这事,丢了工作多么令人心痛啊。”段宜恩的经纪人在段宜恩旁边哭天喊地的,还抹了一把矿泉水在脸上表示泪水。






“姐姐你听我说,道理是这个样子的,我们家珍荣不来也是会失业的,而且虽然他总是爱搞事情但是你放心他不会乱写的,安啦。”段宜恩一边刷着手机一边满不在乎的说。






经纪人一边抹了抹自己并不存在的泪水,心里吐槽段宜恩,第一次被朴记者问到哑口无言甚至想哭的那个人是谁,当初和我哭天抹泪让我把朴记者赶出去的人是谁,当初和我咒骂朴记者再乱问问题就不得好死的人是谁,怎么就一个专访直接就被拿下了呢,这点让经纪人百思不得其解,果然还是有很多关于颜值的奥秘还没有感受到。






段宜恩还在那边兴致冲冲的看着手机丝毫没有感受到经纪人的幽怨,果然朴珍荣来了段宜恩连提问环节的台本都不对了,真的是谈恋爱丧志。






就如段宜恩心知肚明的一样朴珍荣当然没有从台本里的问题问,经纪人在台下满脸黑线的看着那两个人和扯皮一样推拉的问答,常人看只不过是记者和爱豆直接的对话,可是这知道内幕的人怎么看就怎么像是在喂狗粮。






朴珍荣仗着镜头扫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可是做足了,让台上的段宜恩恨不得笑趴下了,只好自己咬着嘴唇忍住不笑,还要回答朴珍荣问的那些无厘头的问题。






“或许马克xi知道自己长得很帅吗?”朴珍荣的小褶子都要翘到天上去了,嘴角咧到耳朵手都遮不住。






段宜恩虽然总是被朴珍荣问很奇怪的问题,只是这次这问题,回答知道不太好,回答不知道也不太好。但是朴珍荣这个意思是说我帅吗?他在夸我吗?段宜恩的思绪好像有一点跑偏,不过还好注意到段宜恩神志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的主持人及时的把访问拉回了正轨。






很快发布会结束之后就朴珍荣的例行“专访”,因为和段宜恩谈恋爱之后这样的杂志专访就只接朴珍荣这一家报社的,对此经纪人也发出了自己的不满,“大哥,你知道这样我们损失了多少money吗!”面对经纪人这样站在良心深处发出的疑问,段宜恩坐如钟一边忙着和朴珍荣如胶似漆一边把自己的卡递给经纪人来了一句“从我卡里扣吧。”






反正从那之后每次的专访就是朴珍荣负责的了,不过小门一关谁知道是不是专访。






对此朴珍荣记者表示,果然记者和爱豆什么的最配了。






如果电视台剪刀手和自己的爱豆谈恋爱了怎么办?






小助理之间一直有个传言,段宜恩的男朋友身份是个谜。






只是知道叫bambam,偶尔听段宜恩打电话的时候还能听到段宜恩叫他王文王。据说是衣服有毒电视台台长钦点的剪刀手,虽说是泰国人,但是久居韩国,只是这些小助理还没有人见过,每次去聚会都问段宜恩能不能带来看一看,段宜恩都是笑着说bambam忙着在剪片子,下次再说。






但是在段宜恩的饭圈bambam可谓是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没错Bambam就是段宜恩饭圈一名光荣的剪刀手,从清新到剧情,从暗黑到色情,从鬼畜到搞笑那都是数一数二的厉害。






当然最为出名的就是搞笑和鬼畜,段宜恩原本就是以非常黑泡的形象出道,大背头一梳只要不笑简直就是一副要去混黑社会的模样,粉丝们放眼望去全都是高举这段宜恩是总攻的大旗,偏偏从bambam这里分了岔,在bambam太太剪过的视频中段宜恩要多软有多软,要多嗲有多嗲,当初小助理刚刚看到时都惊呆了,这还是那个自己认识的段宜恩吗,导致他们多次怀疑段宜恩有双重人格。






其实段宜恩有两个人格,一个是段宜恩,另一个人格叫bambam男朋友。倘若你有机会听到段宜恩给bambam打电话就能get到这一切。






比如你会听到这样的话。






“Bambam你不要老是捣腾你的无人机了,中午一定要吃饭,还有我给你放在桌子上的蛋白粉记得要喝,乖,我等等录完节目就回家了。”






对此小助理表示:老板我们中午还没吃饭你为什么说不吃减肥???






或者这样的话。






“Bambam啊,不要出去玩了,哥马上要回家了,乖我给你买社会鞋好不好,哥这不是挣钱给你买杨树林吗,你放心吧,哥知道你喜欢什么。







对此小助理表示:老板我们的年终奖呢!你推了一个电台就要下班了是怎么一个情况???
或者还有这样的话。







”Bam米啊,为什么不回哥信息了,又要熬夜赶片子吗,太辛苦了,还是不要干了回家哥养你好不好。“






对此小助理表示:已经瞎了。






因为知道bambam是年下,所以小助理们每天都在脑补什么小清新的泰国小朋友,肉嘟嘟的小脸,讲话应该还是奶声奶气的,应该是要可爱死姨母的类型吧。






直到,直到终于见到了真人。






脸上有肉是真的,奶声奶气也不假。只是刚刚一进门基本就被闪瞎了,华丽的耳钉还有不灵不灵的大金戒指是怎么回事,本来还想八卦的看一眼食指,后来发现连拇指都有戒指就放弃了。一看就是特意做过的发型,还有堪称妖艳的眼妆估计女爱豆都要自愧不如了吧。这脚上踩着的是什么高级的小皮鞋,紫色的呢绒外套怕不是ysl的新款吧。大家真的不是来吃大排档的吗?所有人脑子里都闪现出了这个问题。






“嘻嘻,抱歉台里有点事情来晚了。”bambam随意的把外套中间的纽扣打开,坐到了段宜恩旁边的塑料板凳上,一副完全不在乎样子开始挑选烤串还和段宜恩有说有笑的。






“我穿成这样不给你丢人吧。”bambam小声问旁边的段宜恩。






“不丢人,就是有点虚势kkkkkk”段宜恩安抚的拍了拍Bambam的肩膀,可是眼里满满的我们家小孩真帅的样子。






“是吗,我觉得我这身够低调了。”bambam有点委屈的撅起嘴和段宜恩有点撒娇的语气。






“没事,我们bambam本来就是这么闪耀。”段宜恩开心的和bambam呲起小虎牙,然后招呼在旁边都看呆了的工作人员赶紧吃。






一场大排档下来,大家都和bambam打成了一片,bambam和第一眼看见的印象完全不一样,原本看着是高高在上的小王子,但是到最后谁都能diss一下,被diss被开玩笑也完全不恼,脾气简直是好到不要不要的。






所以工作人员全部被bambam圈粉了,这边和bambam从段宜恩的呆萌时刻到ysl的新品上新时间完全俘获了所以人,甚至都要把段宜恩冷落到了一旁,惹得段宜恩非常不爽。






“我就是不让你来吧,你看看他们一个个样子,干嘛脾气这么好。”段宜恩委屈巴巴的靠在bambam肩膀上说。






“没关系啦,我觉得和大家聊天很有趣,再说了丑“媳妇”也要见“公婆”是不是。”bambam一只手无聊的摆弄着段宜恩的发旋。






“小朋友你从哪了学的这样的话。”段宜恩起身打掉bambam的手,虽然一脸正经但是脸上微微的红晕却出卖了他的主人。






“段宜恩所以你打算什么和我去泰国看看我爸妈?”bambam反倒舒舒服服的躺在段宜恩身上,从下面的角度看着段宜恩,心里想果然是爱豆的威严啊,怎么什么角度都这么好看。






“我,我这个年假再说吧。”段宜恩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装模作样的把头穿过去,可是脸上的红晕开始加深。






果然还是剪刀手什么的和爱豆最配了。bambam靠在段宜恩身上慢慢闭上眼,只感受段宜恩身上的温暖心里想。





*这边强行一波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管我就是要


(和上面的人设不管)





小奶狗变身








啊啊啊啊啊我真的是谢谢大家的喜欢!!!谢谢你们的评论和小心心!!!我无以回报也不能以身相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 11 )
热度 ( 228 )

© 石头成精了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