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成精了233

【圈地自萌】747,日常很x很暴力,一个有这all宜心的伉俪写手!

【all宜】做爱豆为什么这么难?




*一个关于爱豆和一群迷弟的故事





*我求求你们千万不要上升任何一个人





*给北极圈cp自割腿肉





*10000+预警





*我真的超级用心写的!!!!




*伉俪写手大型爬墙现场









一部黑色保姆车稳稳停住,段宜恩用车上的反光镜快速的检查好自己脸上的妆容,系好衬衫袖口的纽扣,西裤的裤脚卷到脚裸上方,弹掉皮鞋上的灰然后露出一百分的爱豆微笑,但是这些全部在看到那个穿着校服举着大炮少年之后全部崩塌。





没错,段宜恩是搞基有限公司最新出道的新人歌手,凭借天仙般的颜值,黑泡曲风chic&sexy,在一抓一大把男团的南韩娱乐市场开辟了另一番天地,吸引了众多迷妹和一些奇奇怪怪的迷弟???





没错,段宜恩尴尬的走在音乐银行上班的道路上,原本阳光明媚微风拂过享受着妹子们的尖叫让段宜恩对新的一天充满了无限的期待,可是就是这个穿着校服举着大炮的少年打破了段宜恩的好心情。





段宜恩整理好表情然后下车,面带着甜蜜的微笑向两边的粉丝们打招呼。





“啊啊啊啊啊!!!马克hiong!!!摩西大啊!!!”段宜恩站定的位置正好面对着那个少年,通透洪亮的喊叫声力压群芳,不得不让段宜恩怀疑他已经看到了那个男孩的胃。





周围发出了无数的爆笑声,段宜恩一转头发现自己的经纪人姐姐也在跟着笑包括旁边已经笑到不能自理的助理。但是导致这副景象的罪魁祸首还一脸傻白甜的笑着并且疯狂的向段宜恩挥手一边还不忘记摁下快门键,重点是一个大男生穿着校服鹤立鸡群的站在一群女生中间迎着阳光竖着呆毛是在是耀眼的很。





这并不是第一次了,自从段宜恩第一张专辑发售得到了巨大的反响后,每次音乐银行上班都能遇到这个孩子,每次都是穿着清爽的高中校服,刘海随风自由的飞翔着,还散发着无比有穿透力的呐喊,优越的嗓音条件恨不得让演播厅里的人都听到。





马克:笑容僵在脸上





“马克hiong!!!这次也要拿一位啊!!!”那少年和段宜恩对上眼神,又兴奋的喊,生怕段宜恩听不到,丝毫不顾及旁边的妹子已经捂上了耳朵,几乎要聋了的样子。





段宜恩咬牙切齿的笑着还顺便和自己的男饭点了点头,看着对方像个得到糖果的孩子笑的那叫一个开心。





很快段宜恩的红毯走完了就直接进了休息室准备排练。





“或许,你们可以不笑了吗?”段宜恩翘着二郎腿抱着胳膊看着自己身边笑成一团的经纪人姐姐和助理一脸无语。





“段宜恩你是不知道刚刚荣宰叫你的时候,你一脸吃了屎的表情,啊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笑死我了!”经纪人姐姐几乎笑到流眼泪还不忘把自己截好的表情包递给段宜恩。





“等等,你说那孩子叫荣宰?你认识?”段宜恩嫌弃的撇开表情包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





“是啊,崔荣宰,你著名的音行一哥,我以为你知道的啊哈哈哈哈哈哈。”经纪人姐姐一遍笑一遍试图找到崔荣宰的信息,然后把手机递给段宜恩,段宜恩拿过手机看到是一个推特的账号简介上写着是崔荣宰from韩国音乐高中,还是在读生的怪不得看着那么嫩还穿着校服段宜恩心里想,在往下划全是自己的照片看的段宜恩怪羞耻的,但是不得不说崔荣宰的照相技术真心一般,基本都是模糊的,没对上焦的,或者是光线不好的,又让段宜恩在心里给崔荣宰减了几分。





再往下翻是一张奇怪的自拍,稍微模糊的画面,也不知道崔荣宰找了什么奇怪的角度,背景依稀的可以看出来是摆着钢琴的房间,画面里崔荣宰带着一副金色边框的眼镜,露出段宜恩几乎每天都能看到的傻傻的微笑,没有加过的滤镜的照片也完全能看的出来崔荣宰的颜值清爽中加着几分可爱和帅气如果稍加包装做个艺人完全没问题段宜恩心里想着不自觉的又给崔荣宰加了几分。





段宜恩再往下看是一串文字,上面大意是崔荣宰因为早上去音乐银行给马克应援所以早课迟到了被老师骂了很心塞并且相机被老师没收了,还好自己机智把内存卡藏起来了。





真是个傻小孩,明明自己有课还要来给自己应援真的是不知轻重段宜恩心里不禁吐槽到。顺手看了看下面的评论,发现基本都是吐槽崔荣宰的。





“荣宰大大啊,照片拍的这么手抖相机被没收了也罢吧kkkkkk”





崔荣宰回复:“才不是你,好看的照片才不给你们看,我自己收藏了。”






“荣宰大大还是好好上课吧,不然下次老师要去音乐银行逮人了。”





崔荣宰回复:“不会的,我专业课成绩超级棒的,我们老师也很喜欢马克哥的。”






“水獭,老师说下次你要是在迟到早退他就去你家把你整墙的海报都烧了...你还是早点来吧,不然你又要抱着我哭了。”





哦?这条评论看着很搞事情,应该是熟人吧段宜恩思考着。





崔荣宰回复:“不是吧,不是说好我这周考核到A就放过我的海报吗!!!我好不容易说服我妈的啊!!!而且以后你这样的事情私信我好嘛???你这样让我音行一哥很没面子的!!!”





段宜恩的经纪人姐姐和助理一脸黑线的看着上一秒还在说不要笑了这一秒笑成个傻子的段宜恩瘫在沙发上,抱着手机笑个不停。





“你给他看了什么不健康的东西???”助理转头问经纪人。





“没什么啊,崔荣宰的推特???”经纪人把助理要拖到地上的下巴摁上。





段宜恩在经纪人姐姐长达五六个小时的劝阻和思想开导之后打消了关注崔荣宰的念头,但是这个一开始很嫌弃自己的男饭的号称钢铁直男爱豆的段宜恩似乎开始变成了一个粉丝吹???





隔天又是一天音乐银行上班的日子,段宜恩特意没有穿平时华丽的打歌服而是穿了一件颜色很亮眼的卫衣看起来非常的青春活力。





“啊啊啊啊!!!!马克hiong!!!擦浪嘿呦!!!”果然又是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位置和熟悉的笑容。





段宜恩在媒体相机面前站稳并且特地还往前微微站了一点,与往日的似笑非笑不同这次段宜恩一看到崔荣宰就忍不住的要大笑,仿佛是笑点开关一般。





“荣宰啊,以后上课不要迟到了。”段宜恩趁着经纪人姐姐没注意对着崔荣宰的镜头摆了个可爱的表情低声说。马上撤退留崔荣宰一个人在原地爆炸,然后听到身后响起巨大的叫喊声和笑声几乎是皇家礼炮级别的了,“shit!忘记告诉他以后不要叫了。”马克扶额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所以打那以后人人都知道只要段宜恩去音乐银行上班崔荣宰一定到场,一定是叫的最大声的迷弟,虽然还是让马克很困扰但是好像这个孩子并没有那么令人讨厌,今天也是钢铁爱豆的马克想,做爱豆为什么这么难?





当然知道崔荣宰的不止段宜恩一个人还有他的同期爱豆王嘉尔,一个因为艺能出名的歌手。这是为什么呢,是因为王嘉尔喜欢段宜恩。





作为同期艺人难免要认识,王嘉尔就这样坐在待机室里遇到了自己的爱情,就在待机室的同步直播的电视上,段宜恩穿着藏蓝色的丝绒衬衫,深V的衣领露出性感的锁骨和洁白的皮肤,精瘦的腰身被裹在宽大的衬衫里,随着背景的音乐舞动着。尖利的虎牙正好咬上水红色的嘴唇,在摇臂相机到来的时候一个完美的wink,一切都是刚刚好的完美。





“啊,简直是天使,我觉得我恋爱了,还是一见钟情那种。”王嘉尔躺在沙发上捂着心脏打出感叹。





“你那是见色起意,大哥。”王嘉尔的经纪人在旁边刷着手机冷漠的说。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管!!!哥,段宜恩真的好好看!!!”王嘉尔几乎要把墙上的电视卸下了抱在怀里。





“醒醒,该上台了。”经纪人大哥拍了拍王嘉尔。





王嘉尔在台上的位置正好在段宜恩的后面,那人染红的头发下面正巧有汗珠留下正要流进那宽大的衬衫里,或许是洁白的皮肤或者是脖颈上那些小绒毛让人心痒痒的,王嘉尔下意识的伸出手抹掉了汗珠,果不其然段宜恩感受到了来着脖颈上的异样的感觉,转头一看两个人的目光相对短时之间有点尴尬。





“我...我只是看,看有汗想帮你擦一下...抱歉。”王嘉尔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被大人发现一般,低着头不敢看段宜恩的眼睛。其实脑子一片空白,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过十厘米,近看段宜恩的脸庞完全没有瑕疵,甚至看不到脸上粉底的痕迹,或者是说比电视上的时候更加的完美,被眼线勾勒过的眼睛直直的盯着王嘉尔,笑起来菱形的嘴唇让人更加的无法自拔。





“哈哈哈,没事啦,谢谢你。”段宜恩一边笑着一边自然的搭过王嘉尔的肩把王嘉尔从后面拉到前面来。段宜恩扯开一个微笑看着王嘉尔,聚光灯从那边照过来,正好打在段宜恩的脸庞。





“妈妈,我看到了天使。”王嘉尔看的发愣情不自禁的笑声嘟囔着。





“哈哈哈哈,王嘉尔你说什么?”段宜恩笑嘻嘻的看着王嘉尔一脸懵懵的样子,还不知道嘴里说什么只是隐约的听到什么天使。





从那之后两人就成为了好朋友,段宜恩有什么烦恼几乎都会和王嘉尔讲,就比如说是崔荣宰。





段宜恩:“嘎嘎,今天那个音行的男饭又来了,我发现他是学音乐的学生,今天看到了他的推特觉得还蛮可爱的。”





王嘉尔:可爱个大头鬼





王嘉尔:“恩恩,你都没有夸过我可爱。”





段宜恩:“王嘉尔你为什么总是抓不到重点呢,好了好了你最可爱!我这边要上台了一会见。”





“啊啊啊啊!!!!马克hiong!!!擦浪嘿呦!!!”王嘉尔还没下车就听见段宜恩口中说的高音妖精崔荣宰的魄力,啧啧啧真让人不爽。





王嘉尔:“好!好好表现哦!”





王嘉尔刚刚下车就看就迎面出来的崔荣宰同学,举着大炮还一跳一跳的顶着呆毛迎着风傻笑,这可别是个傻子王嘉尔心里想。





那边段宜恩无奈的看着王嘉尔发来的信息,心里想做个爱豆为什么这么难?






段宜恩被经纪人姐姐通知了下午和下次专辑的音乐制作人见面,听说那人叫林在范是王牌音乐制作人,秉承的专业的态度和高超的音乐技巧,出的歌基本都是横扫音源。但是传说林在范脾气相当暴躁,对录音质量要求还特别高,所以发火是常有的事情。所以经纪人特意嘱咐段宜恩和林在范要好好谈千万不要得罪了人家。





第一次的会面在林在范的工作室里,房间里黑白简单的装修让人能感觉到他的主人十分的chic,段宜恩紧张的坐在皮制沙发上等待林在范的到来。可以能是因为屋内的暖气太足或者是房间里太过于安静,段宜恩手支撑着脑袋就这样睡着了。





“差不多醒醒了。”段宜恩还没睁眼就听到头顶传来的清凉的声音,一下子就清醒了,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身上还盖着一条毯子。





“抱歉,抱歉。”段宜恩马上站起来道歉,才看清来者的相貌。带着一顶藏蓝色的奶奶帽露出光洁的额头,单眼皮陪上上方的两颗小痣,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没事,就是怕你后面还有行程耽误了。”林在范好像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凶,好像还是很善解人意的,尤其是那么一笑露出一口玉米牙,好像还很软的样子。





然后接下来的时间内美韩双方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流,段宜恩也领略到了林在范专业的技术和一级的作曲,林在范为段宜恩做的新歌是hip-hop的曲风,大段的英文rap让段宜恩非常满意。只是林在范投来的目光过于炽热,和嘴角一直保持着的微笑让段宜恩都想怀疑林在范的真假。





很快林在范和段宜恩敲定了录歌的时间,于是林在范愉快的拿到了段宜恩的联系方式,从那之后林在范就经常给段宜恩发信息,甚至被王嘉尔抱怨两个是不是在暧昧。





“宜恩,刚刚看了你的打歌舞台,真的不错!”林在范看着工作室里直播的现场舞台,段宜恩的舞台刚刚结束,下一个舞台是一个刚刚出道的女子组合,穿着肉粉色的小短裙,曲风和舞蹈都很可爱,可是林在范丝毫不想看,觉得完全没有我家段宜恩一半的好看,还是我们家宜恩清纯不做作。





“宜恩,我把蜂蜜柚子酱给你经纪人了,不知道她有没有给你,你用温水对着喝对嗓子好。”林在范听段宜恩的工作人员说段宜恩最近嗓子不太好,特意买了几罐自己平时喝的蜂蜜柚子酱塞给经济人,导致差点吓得经纪人半死。万万没想到传说中脾气暴躁的林制作居然在关系人,所以导致经纪人经常神经兮兮的问段宜恩是不是被林在范潜规则了。





很快就是录音的日子了,段宜恩本来以为要整整一天才能录完,没想到传说中要求苛刻的林在范竟然只录了半天就放自己走了,哦不准确的说是一起去吃了中午饭。





两个人坐在餐厅里,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场面有点尴尬。





“段宜恩你很怕我吗?”林在范看对面的段宜恩紧张的要命,眼神不知道要往哪里瞟,小模样可爱的要命。





“啊,没...没有,就是听人家说你很...凶。”段宜恩像是小孩子被发现了小动作一般。





“那你觉得我凶吗?”林在范抱着胳膊笑眯眯的问段宜恩。





“我觉得我们在蹦米超级可爱!一点都不凶!嘻嘻。”段宜恩瞅着林在范兴奋的说,真像个孩子一般冲着林在范呲着小虎牙,还手舞足蹈的数着林在范的优点。





“对啊,那你觉得我不凶就好了。”林在范给段宜恩夹了一筷子菜,笑眯眯的看着段宜恩,鼓着个小嘴塞得满嘴都是米饭。





段宜恩开心的有塞了一口肉,吃的开心的很。林在范看段宜恩吃的满嘴油心痒痒的,不自觉的想用大拇指抹去段宜恩嘴角上的油渍,然后再尝尝味道,当然林在范也这么做了。





林在范的大拇指肚正好擦过段宜恩饱满的下唇,原本就殷红的嘴唇附上油光更加的诱人,不知是嘴唇的温度高还是手指的温度,还有那种柔软的触感让林在范欲罢不能,果然春天要来了,林在范想。





“你...”段宜恩被林在范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一脸惊恐的看着林在范。





“额,你...你慢点吃。”林在范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突如其来暧昧的动作。





“哦。”段宜恩低头继续扒着饭,从耳尖红到了脖子根心里想做个爱豆为什么这么难,还要被自己的音乐制作人调戏?





段宜恩的发歌活动如期进行,转眼就到了新歌的发布会。





段宜恩在化妆间被化妆姐姐整理妆容和服装,虽说这是段宜恩第二次发歌发布会了但是还是非常紧张,出的汗都快把手心的小抄弄花了,手心上密密麻麻的字都是经纪人准备应付记者的答案。






“段宜恩你不要紧张,记者会按照我给你的答案问的,你照着说就好了。”经纪人姐姐安慰段宜恩。





段宜恩顺了顺气,深呼吸过后就随着粉丝的呼声和音乐声上了台。发布会很顺利的进行着,专业的新歌宣传,现役爱豆的服务和粉丝愉快的互动,一切都没有一点偏差,完美的按照台本进行。下面就是重头戏媒体提问了。





第一家媒体是一家音乐专业的媒体,在娱乐圈很有知名度,记者是一个穿职业装的都市女性,按照经济人给过的提示问了一些和音乐有关的问题。





后面就是很多娱乐记者的采访了。





“听说马克xi和这次新歌的音乐制作人林在范xi私交很好?”提问题的是一个带眼镜看起来很文艺的男生。





段宜恩偷偷看了一眼手心,不对啊,这哥们不按套路走啊。





“额,是...是啊,我和在范的关系很好,我们在音乐方面有很多交流。”段宜恩向台下的经纪人投去求助的目光,经纪人和助理也在下面乱成一团,恨不得手撕了那个不懂事的记者,虽然那个记者长得很帅。





“马克xi知道自己有国民男友的称号吗?”那记者又继续问,不算低沉的声线让人听起来很温暖,面不改色的问着不属于台本上的问题,似乎嘴角还带着一点笑看着段宜恩有点慌乱的小表情。





“这个啊,还要多谢大家的喜欢。”这些官方话段宜恩倒是也经常讲,毕竟这样尴尬的话题本人真的是很难回答。





“那马克xi知道自己长得很帅吗?”那记者似乎不满意段宜恩的回答,继续搞事情。





“这...这,这个问题,呵呵。”段宜恩站在台上手足无措的样子惹得下面的粉丝一片哄笑,段宜恩总是爱穿oversizes的衣服,所以看起来总是小小的一只,手足无措的往主持人身边靠,试图寻求帮助。





台下的那个记者还是以一种玩味的眼神看着段宜恩,似乎是等待着回答。





“哈哈哈,这位记者提的问题很好,但是我觉得我们马克的帅应该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吧,粉丝们说是不是啊!”还好主持人成功接收到了马克求救的信号,及时把尴尬的场面救了回来。






段宜恩刚刚结束发布会还没来得及坐下,就拉着经纪人问“姐姐啊,怎么回事?说好的按套路走,你这是要搞我啊!”段宜恩恨不得要给经纪人姐姐哭了出来。





“不是,我也一脸懵逼,是那位朋友不按套路出牌我也没有办法。不好意思的告诉你接下来是他们报社的独家采访,小恩你辛苦啦!”经纪人姐姐抱歉的向段宜恩笑了笑就抓紧溜了,留段宜恩一个人在风中凌乱着。





段宜恩独自坐在化妆间思考着人生,为什么自己的星途总是有些不可描述的坎坷,这可能是命运吧,段宜恩心里想。





不一会刚刚的那个记者就走了进来,那记者带着一副金丝框架眼镜,深棕色的头发乖巧的贴在额头上,浅灰色的高领毛衣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完全就是一个文艺青年,丝毫没有娱乐记者的样子。





“马克xi,您好,我叫朴珍荣是来自奶我爱我报社的记者。”朴珍荣点了点头表示和段宜恩问好。
“您好。”段宜恩还含着刚刚心里的怨气,自然不会给朴珍荣什么好脸色看。





“那您看一下这是我们准备的一些问题,您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开始采访。”朴珍荣自然也是知道段宜恩心里的怨气,把自己事先准备好的稿子递给段宜恩。





“没有那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吧。”段宜恩诚惶诚恐的接过稿子,开始仔细的检查。





“你放心吧,我们是家正经报社。”朴珍荣端坐在椅子上,一脸严肃的看着段宜恩。





放屁吧你,刚刚也不知道是谁不按照台本问问题搞得老子站在台上走足无措的,我%¥#……&()%你&^%#$#段宜恩在心里吐槽到,还顺便瞪了一眼朴珍荣。





之后的采访都非常的顺利的进行,两个人都完美的秉承着专业工作的态度。段宜恩发现工作里的朴珍荣似乎格外的有魅力,一双修长的手指握着有分量的钢笔,仔仔细细的在自己的小本子上记录着,时不时的抬头看一下在讲话的段宜恩。朴珍荣明亮的眸子也格外的好看,尤其是在无意之间两个人目光的碰撞,朴珍荣直勾勾的眼神盯着段宜恩,搞得段宜恩心里痒痒的只好先挪开视线。





“那这次的采访就到这里了,谢谢您的配合。”朴珍荣起身收好自己的稿子,笑着对朴珍荣说。
“朴记者也辛苦了。”段宜恩露着小虎牙也露了一个甜甜的笑容给朴珍荣,仿佛已经忘了一个小时之前朴珍荣对自己造成的伤害。





朴珍荣伸出右手歪头看着段宜恩,眼角挤出的小褶子。





“嘻嘻。”段宜恩毫不犹豫的握上朴珍荣的右手,习惯性了想用右手拍了拍朴珍荣的后背,两个人的肩膀正好靠在一起,衣服相隔的温度让段宜恩觉得暖暖的。朴珍荣圆润的嘴唇不偏不倚贴在段宜恩耳朵上,银质的耳钉的晃动让段宜恩耳朵也痒痒的。





“段宜恩我有个私人的问题想采访您一下,可以吗?”是朴珍荣那种温柔的声音从段宜恩耳畔传来。





“我想问...或许您会喜欢男生吗?”朴珍荣柔软的嘴唇正好碰上段宜恩的耳垂,热气不断的喷在段宜恩的肌肤上让人觉得痒痒的。





我?喜欢?男生?这些字眼不断的从段宜恩脑海里闪过,朴珍荣这是什么意思,是要套我话吗?他说是私人问题,那他是在暗示我什么吗?所以说我是被调戏了吗?段宜恩心里想,为什么做爱豆这么难啊!连个记者都要调戏我!





当然段宜恩并不知道,后面朴珍荣被公派去采访林在范的时候两个人差点打起来。





·当然这件事情很快就被紧张的行程给冲淡了,段宜恩又开始了忙碌的打歌期。又开始每天在音乐银行接受崔荣宰皇家小礼炮的洗礼,和王嘉尔没事聊点天,然后日常承受着林在范莫名的关爱,生活就这样美好的持续着。





直到……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这是段宜恩的经纪人姐姐第N次和助理一起发出余音绕梁的笑声。两颗黑乎乎的脑袋凑在一起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开心的要命,一个劲的笑个不停,搞得段宜恩好奇的很。





段宜恩悄么声的靠近,就看到自己的助理和经纪人抱着个手机在看什么视频,从两颗毛茸茸中隐约的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你俩看什么呢?恩?”段宜恩两只手摁住两个人的肩膀,阴森森的说。





“呵呵,没,没什么。”经纪人姐姐完全没有意识到段宜恩悄悄的埋伏在身后了,聊急忙慌的就把手机收了起来。





“怎么样?是要我言行逼供还是你自己招了?”段宜恩抱着胳膊脸上挂着社会主义一般的微笑,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自己的经纪人和助理。





“大哥,我自己招!”经纪人姐姐把手机举过头顶,一副大爷我知错了的样子。





“行吧,说说。”段宜恩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经纪人姐姐递过来的手机。





手机里是一段视频,应该是粉丝做的视频,段宜恩原本就是以黑泡歌手的形象出道,每次打歌都是梳个大背头一身黑,看起来别提多大佬了。可是在这个视频里段宜恩的形象完全脱离了马克在舞台上的形象,什么不小心被电梯门夹了一下,不小心撞到了机场的玻璃门,或者是喝排骨汤然后露着甜甜的微笑,当然还有视频最后的的几个大字“Double B”。






段宜恩看着视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自己的爱豆形象仿佛一去不复还,自己在屏幕了傻里傻气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笑了,怪不得经济人和助理笑的这么开心。




“姐,我有种被扒掉衣服的感觉。”段宜恩看完视频几乎是要哭出来了。





“我爱豆的地位是不是不保了!”段宜恩看着视频下的留言担心的问经纪人。





“没有,你看下面的留言都说你很可爱,有点反差萌也挺可爱的,而且你本身就没有那么黑泡,早点把你真实的样子给你的粉丝看看也不是坏事。”经纪人姐姐一边给段宜恩找评论一边安慰段宜恩。





“屁嘞,我这185大总攻的气质挡都挡不住,说我可爱开什么玩笑!”段宜恩一下子就被说毛了,恨不得从椅子上跳起来反驳经纪人。





“得了吧你,你是不知道在网上你和王嘉尔还有林在范的cp里谁是攻谁是受吧,您老有点自知之明不。”经纪人姐姐直接白了一眼段宜恩,丝毫不留情面的对其进行打击。





“我...我。”段宜恩被怼的哑口无言,毕竟这好像真的是事实。段宜恩赌气不再说话,打开推特,转念一想搜索了Double B。这个人好像还是蛮有名的,粉丝数都差不多和段宜恩抗衡了。段宜恩点开他的主页往下滑,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大型自拍照,张扬的白头发还有夸张的蓝色美瞳,丰厚饱满的嘴唇还有格外华丽的首饰。啧,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个样子了吗。





然后往下翻就看到了那些引得经纪人和助理发笑的视频,果然下面的评论一片一片都是夸段宜恩可爱死了的,可是段宜恩心里苦的很,老子那是帅气!没有看到我脸上五个大字吗!宇宙最帅,不是宇宙最嗲!





重要的是段宜恩发现这个张扬的白发少年叫bambam是个泰国人,看起来非常有钱的样子。但是这样都阻止不了段宜恩想拉黑他的心情,毕竟着一世英名说没就没了。





“诶,bambam这个名字你有没有觉得很熟悉?”段宜恩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问自己旁边的经纪人。





“当然了,咱台长的泰国“干儿子”号称是衣服有毒第一剪刀手。”





“原来是他啊。”段宜恩在脑海里思考了很久重要在记忆力对上了号。两三年之前倒是有过一面之缘,那个时候bambam还是个小孩的模样,脸上还带着肉嘟嘟的婴儿肥,奶声奶气的叫段宜恩“马克前辈”,像是个没断奶的孩子看的段宜恩都想在他脸上捏几下,真是不知道岁月对bambam做了什么,段宜恩心里想,但是重要的是做个爱豆为什么这么难啊,连一个泰国的剪刀手都不放过我。





段宜恩的爱豆生涯虽然在某方面比较的忐忑但是星途还是一番顺风顺水,才出道一年多久已经开始举办自己的演唱会了。这次演唱会段宜恩特别的紧张,但是在演唱会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不是那么令段宜恩开心的事情。





在粉丝一片呐喊声中段宜恩在舞台的边缘试探,毕竟是爱豆总是要有些粉丝福利的,比如那粉丝的手机拍拍照,和粉丝拍拍手什么的。就在一群尖叫呐喊的迷妹中段宜恩一眼就看到一个顶着熟透的菠萝成色的头发的男孩,放眼望去硬生生比旁边的人高出去大半头,可以说是没有比他更醒目的人了。





“啊啊啊啊啊,马克!!!”那男孩看着段宜恩走过来扯着自己的小奶音喊着,听起来就奶里奶气的多半还是个未成年,还在人群里一蹦一跳的跟着音乐扭动。段宜恩走到他面前,坐在舞台的边缘跟着伴奏唱着副歌,还时不时冲着粉丝的镜头眨一下眼睛。





副歌结束了时候有好长的一段纯音乐,正好段宜恩看那小奶孩端着手机,不知道怎么就是怎么看怎么顺眼,便把手伸了过去,当手机已经被段宜恩拿在手里的时候,那小奶孩已经完全愣在原地了。





段宜恩拿着手机把镜头调整好,角度找好,准备和后面的粉丝合影一番,只是没想到照片才照了一张就有一个电话进来了。





“母上大人”着几个大字赫然的在屏幕上。





段宜恩原本想归还给那孩子,只是看他一脸着急的模样,一边大喊的“哈几码”一边挥着小手的样子可爱的很,灵机一动手指一挥电话就接通了,段宜恩还特意把耳返摘下来,为了能听清电话。





“金有谦你个混小子!在干嘛!”一个大嗓门的女声差点把段宜恩震聋了。





“喂,妈妈您好,我是马克。”段宜恩还是有礼貌的和金有谦的妈妈打招呼。





“是儿媳妇啊,马克好。”电话那头的女声那态度可算是一个360度大反转,变得格外和蔼可亲。不过这句儿媳妇可是真的把段宜恩给整懵了,儿媳妇?莫拉姑?





段宜恩大脑直接当机,不知道该和有谦妈妈说什么,只好狠狠的瞪了一眼金有谦,金有谦估摸着也是知道自家妈妈说了什么,不知所措的低下头,不敢看段宜恩的眼睛。





段宜恩也不记得后面和金有谦妈妈寒暄了什么,挂掉之后,段宜恩恨不得直接把手机砸到金有谦的脸上。





“喂,金有谦是吧,以后别和你妈乱说话好不好,谁是儿媳妇!”要不是有保安拦着,段宜恩恨不得扑到金有谦面前去说。





可是还没等到金有谦来得及说什么,段宜恩就不得不去进行下一个表演了,可是啊段宜恩殊不知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被旁边的女粉丝拍了下来。





“呀!段宜恩你上热搜了!”段宜恩参加完庆功宴直接被经纪人一个电话call过来。





“哦?我怎么了。”段宜恩庆功会上被灌了不少酒,现在还不是很清醒。





“你和那个什么金有谦的对话被拍下来了,现在在各大社交网站都暴了。”经纪人赶紧和段宜恩解释。





段宜恩一下子就清醒了,赶紧打开手机看,果不其然热搜第一条就是“马克 男饭 儿媳妇”看的段宜恩是一脸黑线。




视频的大意内容就是自己接了有谦妈妈的电话,还有段宜恩后面和金有谦的对话,还好电话那头的声音没有收到不然真不是知道事情又要往哪里发展。不过倒是金有谦还小小的火了一把,一个要身高有身高,要颜值有颜值的男饭是实实在在的在网上红了。





金有谦的微博也顺势被迷妹们扒了出来,几条照片的微博都被迷妹们评论爆了,可能是正好是现在小女孩喜欢的小奶狗的样子。





段宜恩点开评论发现下面倒是没什么黑子,这样他倒是安心了几分。





“啊啊啊,妈妈,你看到段宜恩看小男饭幽怨的小眼神了吗,简直是人妻啊!”





“段宜恩你的大佬气质呢,为什么在和小奶狗发嗲!”





“果然是马克xi的男饭长得就是帅,前有音行一哥后有演唱会小奶狗,马克xi的魅力可真大!”





段宜恩看着这些评论差点就要点举报了,为什么现在当个爱豆这么难,受粉丝们调戏也就算了,怎么男饭的妈妈都要参一腿?溜了溜了。





段宜恩刚刚回复了林在范的祝福短信还要承受王嘉尔的炸耳,好不容易回到了家,看着镜子里稍微有点疲惫,但是依旧在努力工作的美貌,心里想果然老子长得是真他妈好看,你们都嫉妒我,段宜恩心里想。





只是段宜恩还不知道以后的日子会有多刺激。












讲真的发这次文我特别的紧张,特别害怕没有人喜欢,所以希望大家如果喜欢就不要吝啬小心心和评论,真的真的谢谢了!










评论 ( 51 )
热度 ( 416 )

© 石头成精了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