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成精了233

【圈地自萌】747,日常很x很暴力,一个有这all宜心的伉俪写手!

【伉俪】【宜嘉】你为什么没有死在我手里



*病娇荣

*伪be

*伪jjp

*无脑产物


*巨ooc

*不要上升蒸煮!!!






朴珍荣若有所思的盯着手铐,房间里很阴暗,只有台灯散发着幽黄的光。他拿起一旁的水杯抿了

抿微干的嘴唇,咔哒一声门开了,两个人前后走了进来,前者朴珍荣认识是来自香港的刑警王嘉

尔,后者则是一个看起来冷冰冰的男人。




“好久不见,真想不到我们最后竟然是以这种方式见面。”是朴珍荣先开的口,可能是太久没有

讲话,声音有点沙哑。




王嘉尔把手里的文件放在桌子上,拉开凳子坐了下来,铁制的凳子腿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发出刺耳

的划痕,让朴珍荣不禁皱了皱眉。他很讨厌这些噪音,像那些男人承诺给自己的屁话和用刀尖划

过他们皮肤时发出的哀嚎,一点也不好听。




“该说想不到的是我吧,朴珍荣。”王嘉尔还是以往低沉的嗓音,还是像刀子雕刻的脸庞,但是

挂着容易令人察觉的悲伤。



朴珍荣眯起眼睛嘴角还带着笑容,那笑容王嘉尔熟悉的很,朴珍荣总是这样笑,看起来可爱的很,因为上扬的嘴角而变的肉嘟嘟的脸颊,眼角挤出三四道小褶子也甚是可爱。谁又会想到这样看似可爱的人儿手上沾满了几个人的鲜血呢。



“别废话了,开始吧。”没等王嘉尔开口他身边的小警官倒是开口了,声音和外貌一样冷冷冰冰的不带有一丝感情,干脆又利落。



“姓名。”




“朴珍荣”朴珍荣是个聪明人自然是知道对面人的意思,本来也是不想伪供的事实。




“性别。” 小警官在低头写字,骨节分明着手指握着纯黑的钢笔,一手秀气的字迹,如果这样一

双手别泡在福尔马林里,被抽去血水只剩下嫩白的皮肤会不会很美,朴珍荣在脑子里面想。



“和你一样。”朴珍荣故意这样说,满脸笑意的看着对面的小警官,果不其然被瞪了一眼,但是

那人也没有多话,中规中矩的写下男性。啧,没意思。



“为什么要杀人?”还是那么平淡的语气,仿佛是在问朴珍荣晚上吃了没有。



“唔,你是说哪一个啊?”朴珍荣的语气更加的平淡,仿佛只是告诉面前的警官自己吃了醋溜白

菜和西红柿炒鸡蛋。



“每一个!”坐在一旁的王嘉尔说,可能是不满朴珍荣的语气,狠狠的攥住手中的文件,额头上

爆出了青筋,咬着牙说。



“哦,那让我想想,第一个是,是,是那个经理,我们之前是情人,原本准备订婚了可是我出差

回来正好撞见他和他的秘书上床,我们就分手了,可是他带着他那副恶心人的嘴脸跑过来和我承

诺天长地久,我只好答应他咯,我只是把他打晕了然后关在地下室,用一条铁链把他拴起来看他

跪在地上像条狗一样求我,你都不知道他有多滑稽,后来那个不要脸的婊子给他打电话,作为他

出轨的惩罚,我只是拿没有怎么开刃的小水果刀在他身上划,看着血珠一点一点的滴落,可惜他

自己没有挺住,我倒是还觉得可惜呢。”朴珍荣翘着二郎腿,像是在和朋友分享一件自己遇到的

趣事一般。“还有呢?”小警官一边记录一边问道。




“还有几个但是记不太清了,她们无非是穿着暴露的衣服碰了我的人,我只是觉得她们不配 罢

了,还害我脏了手。”说到这里,朴珍荣还记得那些女人们卖骚弄首的去挑逗男人的模样,还有

那些不顾自己衣不遮体哭花了精致的妆容去求自己放过她们的哭喊,像是垃圾一般被堆放在角落

的尸体就再也没有人过问。




“那说说林在范吧。看似不痛不痒的问题,像是一把刀轻轻刮在朴珍荣和王嘉尔的心里。




朴珍荣撇开头不去直视多面王嘉尔直勾勾的眼神,调整了坐姿,拿起一旁的纸杯喝了一口清了清

嗓子。“我爱他这一点王警官不是很清楚吗?”朴珍荣整理了一下一丝不苟的西装外套,还是那一副笑眯眯的模样。




“是啊!我他妈当然清楚,老子是问你为什么他妈的杀了!”王嘉尔终于被朴珍荣激怒了,再也

架不住警察的架子。




王嘉尔和林在范打小就是朋友,亲到能穿一条裤衩,两人就这样肩并着肩一起考上了警校,不幸

的是林在范在一次紧急任务中受了伤,左膝盖中枪,后来便放弃了做警察改行开了家宠物店。王

嘉尔认识朴珍荣是在三年前的夏天,林在范腼腆的和他说他找到男朋友了,还炫耀般的给他看了

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年轻的男人笑的特别开朗,从眉目之间还露着一点书香气息。王嘉尔知道林

在范很幸福,林在范为了朴珍荣学习料理学习怎么煮咖啡,会给朴珍荣讲笑话看着那人笑躺在自

己怀里。




“朴珍荣你他妈知道林在范有多爱你吗!你他妈知道吗!你是怎么狠的下心的啊!”一幕幕画面

在王嘉尔脑海里像旧电影一样一帧帧的闪过,那种画面依稀的目目在粒的感觉,仿佛昨天林在范

还说要一起出去去喝一杯。




可是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呢,明明享用了林在范所有的宠爱,从自己身边抢走林在范不说,为什么

还要剥夺他最后的生命。




王嘉尔越说越激动站起来拽住朴珍荣的衣领,几乎粗暴的把朴珍荣从椅子上拽了起来。若不是旁

边的小警官及时阻止,朴珍荣应该早就挂彩了。




小警官拉住王嘉尔连拖带拽的拉出了房间,留朴珍荣独自在监控室里。




“段宜恩你放开我!你干嘛拦着我!”王嘉尔依墙蹲坐在一旁,捂着脑袋,还有因为过激导致的

生理眼泪。




“王嘉尔你醒醒吧!”段宜恩蹲在王嘉尔身旁想伸手去抹去王嘉尔的眼泪,心里也不由的一抖,

段宜恩跟着这个来自香港的阿sir已经两年了,他知道自己这个队长是名声在外的开心果,局里上

上下下的都当成宝一样,但是这个阿sir也不是吃素的,刚刚来就破获了两组大案件,身手好的没

有话说,还可以做狙击手,侦查技术和通信技术也是经过专业的培训,心思缜密逻辑清晰就是结

案报告也写的滴水不漏。工作中的王嘉尔总是特别坚强冷静沉着,所以段宜恩可以说是从来没有

见过这样脆弱的王嘉尔,把自己窝成一团还红着眼睛活像只被人抛弃的小狗,真想把这只小狗抱

回家然后圈养起来啊,段宜恩想。可是这个只小狗一点也不乖啊,居然在自己面前为别的男人

哭,真要好好想想怎么惩罚才好。




段宜恩不得不承认朴珍荣是对的,雪白的肌肤纤细的颈部和铁链是绝配。




王嘉尔和段宜恩走后,朴珍荣一直看着监控室里单面镜,漆黑一片的镜子可以很清晰的映出自己

的影子,但是他知道镜子那一面总是会有人在像看猴子一样看自己,不知道眼神是否像自己注视

着那些扭去的尸体,那些他“喜欢”的艺术品,或者是林在范。




不得不说其实朴珍荣很喜欢林在范不亚于任何一个人,包括陪伴林在范二十余年的王嘉尔。朴珍

荣来自南方的一个小城镇,后来因为工作的原因来到了北方的大城市,他本来就很内向也认生,

直到他遇见了林在范,林在范人很好很热心也很老实,就像无论野猫怎么抓他,他也总会给那些

小猫去喂食。他知道朴珍荣有胃病不爱吃早餐就每天都去给朴珍荣送早餐,还拉着他去认识各种

朋友,当然王嘉尔就是这样认识的。朴珍荣和林在范说过“我有病,你不要喜欢我。”可是林在

范也总是带着傻傻的微笑说“我们珍荣那么可爱怎么会有病呢!来给哥抱抱。”




朴珍荣知道王嘉尔喜欢林在范,就在第一眼的时候他就知道,朴珍荣天生敏感,在王嘉尔不经意

看林在范的眼神里,或是下意识的把剥好的虾放在林在范的碗里,他也知道不止是王嘉尔喜欢林

在范。




他知道林在范有个顾客叫崔荣宰在林在范那里买了一只小狗,一直光顾林在范的店林在范也会对

着他笑,朴珍荣看着不爽,一天晚上他悄悄跟着崔荣宰听到崔荣宰偷偷告诉自己的狗林在范是爸

爸,朴珍荣还深刻的记得他在崔荣宰生命最后一刻告诉他林在范永远是他的。那张漂亮的小脸因

为痛苦变得格外扭去,还有年轻的鲜红血液流淌在泥泞的沥青路上,不知道林在范会不会为他难

过。




不一会,段宜恩就回来了,但是王嘉尔并没有。段宜恩继续毫无感情的做笔录,“说说你是怎么

杀死林在范的。”




“段宜恩是吧,关于林在范的死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朴珍荣戏虐的看了看段宜恩警服上的名牌。




“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段宜恩听到朴珍荣的话一愣,停下笔抬起头对上朴珍荣的眼神。




“我们家的针孔摄像头还挺贵的,段警官就这么剪坏了不觉得可惜吗?”




”朴先生,您在说什么他听不懂。“段宜恩还是那副表情,没有一点变化,只是深邃的眼眸里多

了一份不可揣测的神秘。




”你身上有他的味道。“朴珍荣一字一句轻轻楚楚的说到。




段宜恩抬手闻了闻自己的袖口,没有做声。




”段警官我朴某虽然比不上你们警察敏锐,可是杀没杀林在范我心里一清二楚。10月5号当天下

午,林在范和我说了王嘉尔要来找他,可是我知道王嘉尔并没有去,家里没有留下他的任何痕

迹,所以当天下午去的人是你吧?你是王嘉尔带的人自然认识林在范,所以林在范很轻易的对你

放松了警惕,他的尸体我检查过了,左腿膝盖有明显的瘀青并有生理反映,你应该查过林在范的

档案知道他左膝盖有严重的伤,自然他打不你。颈部没有明显的伤痕,我猜你是用靠枕捂住林在

范的口鼻,但是并没有致死,在他昏厥的时候你用水果刀制造了很多伤口导致林在范失血过多死

亡,我说的对吗段警官?”朴珍荣直勾勾的盯着段宜恩。




“你为什么知道。”段宜恩抱着双手丝毫不畏惧朴珍荣的眼神,仿佛他什么事情都没有做错。还

像是个大义凌然的警察一般。




“林在范早上爱赖床总要我亲他一下才起,但是现在秋天他又不爱喝水我每天都会帮他涂润唇

膏,他腰不好不会做沙发,可是沙发靠枕上有润唇膏。还是我放置在架子上的针孔摄像头被那剪

刀剪断,但是我曾经被剪刀划伤过手所以林在范把家里的剪刀都扔掉了。还有客厅里有打斗的痕

迹,但是被很好的规整了,可是你忽略了,我和林在范根本不会去擦拭柜子里摆放物上面的灰

尘,我听嘉尔说过他有个严重洁癖的徒弟就是你吧。”朴珍荣一字一句的讲的很清楚,注视着段

宜恩的眼睛,空气里无声的弥漫着硝烟。




段宜恩突然笑了起来,菱形的嘴唇笑起来正好露着两颗小虎牙,眼睛也是笑眯眯的弯成了月牙

形。他站起身绕到朴珍荣身边,“所以你会怎么样?告诉王嘉尔我是我杀了他最爱的男人?你觉

得他是相信我还是相信你?”




朴珍荣抬头看段宜恩,正好逆着灯光看不清段宜恩的表情。




“你我本来是同一种人,不是吗?”




段宜恩最后还是和王嘉尔在一起了,他陪王嘉尔回了香港,王嘉尔的父母对他都很满意,两个人

已经准备去荷兰扯证了。他知道,最后替自己被枪决的是朴珍荣,朴珍荣在死之前见过两个人,

一个是段宜恩,一个是王嘉尔。




“好好对王嘉尔吧,别再自私了,这一次我帮你是因为我想去陪林在范。”朴珍荣对段宜恩说。




“我猜你也明白段宜恩的心思,他很爱你,好好珍惜,别像我和林在范这样。”朴珍荣对王嘉尔

说。



做了一辈子坏人,没想到最后做了一把老好人。




林在范我们下辈子再相爱吧。






















悄咪咪的说一句,你们要是有什么想看的脑洞可以评论告诉我,我需要脑洞!!!







给的点心的都是小天使哦!!!!





评论 ( 22 )
热度 ( 90 )

© 石头成精了23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