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成精了233

【圈地自萌】747,日常很x很暴力,一个有这all宜心的伉俪写手!

狗粮厂七月情人节小段子#深夜便利店#

突然一个车

我有罪我检讨

发现之前的小段子我居然都没有转

好吧,旅游回去后会努力的

天才狗粮厂:

杨业明x姚望

@Mad1026 


我叫杨业明,是一名夜间值班的便利店店员。这是我上班的第一周,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有一名男青年在11点左右来便利店发呆,我在心里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啤酒先生。
“要一瓶1664,再要份鱼蛋。”今晚啤酒先生他又来了,指了指我身后冰柜里的啤酒。
“您好,一共20元。”我把装好的鱼蛋给他,并接过他递过来的钱,“收到您20元整,谢谢惠顾。”
“能不能请你帮我开这瓶酒?”他指了指那瓶1664。
“好的。”我用启瓶器把酒打开,放在柜台。
“谢谢。”他端着鱼蛋,拿着酒走到橱窗前的吧台,又坐在那个熟悉的位置上。
我依旧在我的柜台玩着手机,时不时抬头看他。他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总是穿着宽大的上衣,又或者是他太瘦,显得衣服特别大,白白净净的他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是放着暑假的大学生吗?还是早九晚五的上班族吗?又或者是自由职业者?他慢悠悠的喝酒,看着街上发呆,他到底在想什么?从街上灯火通明到夜深人静,我猜他应该是住在附近,但是为什么总在深夜光顾便利店?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却不知道去哪里求解。我们就这样默不作声相安无事的过了好几个晚上。

“能不能帮我热一下这份便当,我还要一瓶冻百威。”我还在打着游戏,听到啤酒先生的声音,我赶紧站起来把柜台上他刚从餐食冰箱里拿出来的黑椒牛肉便当放进微博里加热,再从冰箱里拿出冻百威放在柜台上。这才发现今天的他跟往常不一样,戴着银边眼镜,穿着白衬衫,领口开着两颗扣,黑色西裤,一手拿着公文包和西装外套。今天的啤酒先生像个加班到现在刚下班的上班族。
“叮”便当加热完成,“便当和啤酒是要打包还是在这吃?”我一边给他开结账,一边问道,“一共28元。”
“在这里吃。”他掏出手机结账。
我感觉他今天有些疲惫,跟之前悠闲发呆的夜晚不同,“我帮你端过去吧。”我把便当和酒放在他常坐的位置上。
“你平时几点下班?”他走在我身后问我。
“早晨六点。怎么了?”我转身准备回我的收银台。
“没什么,”啤酒先生坐下并摘了眼镜,准备吃饭,我看这快十二点也没什么人,就在他旁边的凳子坐了下来。
“今天加班到现在?”我随口问他,但心里忐忑得不行,怕问得太唐突。
“今天去参加设计项目的竞标,回来晚了。好饿啊!”啤酒先生虽然说着好饿却吃饭依旧保持着慢条斯理,但近距离观看他的小表情,很可爱。
“那你成功了吗?”虽然不知道他具体的工作,但我还是希望他能取得这个项目。
“我们团队成功了,虽然过程还挺惊险的。你能不能再去给我热一盒,我还没吃饱。”看他吃饭的模样,我忍不住笑了。起身去冰箱拿同样的一盒放进微波炉给他加热。
“再给我一份关东煮,辛苦你啦!”听到啤酒先生的点单,瘦瘦小小的他居然能吃这么多。我把关东煮和新加热的便当端到他面前放下。又坐在他旁边看他吃东西。看他吃东西莫名的好看。
看他吃完东西,一脸满足的样子,就像一只小猫。
“一共多少钱?”酒足饭饱的他,本来就很白的皮肤透着些许粉色,眯眼笑着,不知道在床上又是怎样的诱人模样。咽了咽口水,我不禁在心里感叹,如果是同类就好了。
“关东煮和便当一共30元。现在结账吗?”
“嗯。想回家洗澡睡觉。累了一天了。”
我收拾着他吃完的便当盒和酒瓶,丢到垃圾桶。
我们两个来到收银台前,我正在打单,他突然冒出一句,“你是同类吗?”
听到这话我停住了手上的工作,刚才所想难道成真了?整个人有点当机状态,啤酒先生接着说,“我感觉这一个星期我来的时候,你都在看我,”他看着计生用品专柜,“你习惯用哪种套?要不要下班去我那?”
我看着说这话的他,明明长得就像个天使,却说出如此诱惑使人犯罪的话。可是我犹如被下蛊一样,答应了后面他的话。
故事的最后,我们从一夜情变成了夜夜情。





@棉棉葫芦糖 



“叮咚”
“欢迎光临。”姚望从桌上摊得乱七八糟的书本里抬起头,从门口进来的女人一身干练的职业装,即使在凌晨一点仍保持着精致的妆容,神色却难掩疲惫。
“哐”“叮咚”
女人把两罐咖啡放在柜台上的声音和门口的客铃几乎同时响起。
“欢迎光临。”
“你怎么又自己下来买东西了,不是说了我帮你带吗?”进来的男人径直走到那女人身旁,自然地从女人手中接过一罐咖啡,眼神里满是温柔与不易察觉的心疼。
在看到男人的那一瞬间,女人的神色瞬间软了下来,看似更加不加掩饰的疲惫之下掺进了一丝温柔的娇弱,接着两个人便依偎着离开了。
深夜之中的便利店再次沉静下来,姚望的笑脸再也撑不住了,他放软了身子垂下头,继续埋首没有尽头的作业。
零点到凌晨四点的便利店兼职不算太累的工作,只不过这并不是姚望唯一的兼职,这每个小时七十块钱的工资根本没办法供起他半工半读的生活,所以哪怕是最为清闲的时段也总能将他几乎累倒。
说几乎是因为姚望从未彻底倒下过,但是他最近忽然觉得越发难熬起来,原因是一个人。
恍惚间感觉被人轻轻推了一下,姚望慌忙蹿了起来,他发觉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双手快过大脑地夺过对面的人手里的两罐咖啡算了账。
感觉到微微翘起的头发被人轻柔地按了一下,姚望才终于恢复了神智。
抬头,是杨业明,把姚望的日子弄得越来越难熬的真凶。
眼前的人笑得酒窝深陷,眼神里透出暧昧不明的温柔与心疼,姚望总觉得这眼神有些眼熟。
“一共18,用支付宝支付我们有优惠哦。”即使知道自己的表情现在肯定是无法掩藏的难堪,姚望仍努力把杨业明当成一个普通的顾客。
“你眼眶都红了,先敷一下再喝。”温热的咖啡轻柔地贴在眼睛上,姚望突然感觉自己被前所未有的疲惫击倒了,他甚至能清晰地听见杨业明用纵容的眼神把自己击碎的声音。
“你怎么又来了啊,不是还要工作吗?”姚望自然地接过杨业明手里的咖啡,又猛得对着这个熟悉的动作愣了一下。他终于想起来了,杨业明的那个眼神与刚刚进来的那个男士有多么相似。
突然意识到自己和杨业明之间的相处方式竟然与情侣无异的感觉有些复杂,以至于姚望整个人都僵硬了。
偏偏杨业明还不帮忙,他凑到姚望跟前,温厚的手掌贴上姚望的额头,“怎么了,不舒服啊?”
“额…”面对杨业明越来越近的手,姚望下意识一缩,“我们这样有点怪吧。”
“有吗?”杨业明扬起嘴角,笑容里带了点痞气,“我这不是在追你吗?”
“啊?”奈何姚望再快的反应也有些转不过弯来,嘴角却不受控制地上扬。
“先把这个吃了再说。”杨业明从包里掏出一个饭盒,他在一家餐厅工作,每次下了班路过总会给姚望带各种吃的。
“哇!”姚望惊讶得有些浮夸,天知道他心里等了杨业明多久,“苹果派!”
“累了就吃点甜的最好,”杨业明把还带着余温的香脆苹果派递到姚望嘴边,“我自己烤的,绝对好吃。”
“你可以下厨房了?”姚望鼓着腮帮子咀嚼,满足地眯起眼。
“啧!”杨业明一扬下巴,一副那还用说的模样,“我从明天开始就是二厨了。”
“好了好了,你真帅。”姚望敷衍地夸了两句,埋头狠狠咬了一大口,酥脆的外壳和香甜的苹果泥在唇齿间翻滚。
杨业明意欲满满地盯着姚望嘴角的碎渣,伸手替他轻轻抹去。沉浸在吃里的姚望一下神志回归了,努力压住不断上扬的嘴角,故作严肃地自下而上瞪杨业明,可是眼角眉梢却全是比苹果泥还香甜的笑意,任谁看都是打情骂俏。
“姚望,我可以追你吗?”杨业明从柜台上拿了瓶彩虹糖,放进姚望手心,耳朵黑里透红。
姚望笑得脑袋后仰,凌晨一点,一点也不浪漫的便利店里,一小瓶彩虹糖,竟然生生让他尝出了点荡气回肠的温馨。
答案在这会儿其实一点也不重要了,从姚望闪亮亮的瞳孔里,两个人都心知肚明着答案。
姚望把彩虹糖倒在掌心,从五颜六色的小糖豆里挑了颗红色的,笑眯眯地塞进杨业明的嘴里,把他酸得五官皱起。
“你猜啊。”
猜什么,万水千山,答案总是你。



@石头成精了233 

防和谐请走微博链接
https://m.weibo.cn/5969831566/4129520011778533

评论
热度 ( 42 )
  1. 石头成精了233天才狗粮厂 转载了此文字
    突然一个车我有罪我检讨发现之前的小段子我居然都没有转好吧,旅游回去后会努力的
  2. Mad1026天才狗粮厂 转载了此文字
    最后一篇是大开车2333!!卡卡你居然失踪了!!

© 石头成精了233 | Powered by LOFTER